当前位置:首页 >> 液压配件

RFID数据是如何从制造车间通往零售供应链的呢机电设备

2022-08-05 21:07:22  万颢五金网

RFID数据是如何从制造车间通往零售供应链的呢?

RFID数据是如何从制造车间通往零售供应链的呢? 2011年12月04日 来源: 在一份数据流的“路线图”上,加密在RFID标签里的数据将经过漫长但路线清晰的旅途,在一个比针头还小的芯片里,穿行数千英里,从制造商的仓库到达零售商的配送中心。但是,当数据在各种中间件以及最终将使这些 数据在零售供应链里变得有价值的各种应用里穿行的时候,数据的路径将变得更复杂。 吉列公司是沃尔玛的顶级供应商,同时也是RFID技术的先驱用户,它的分布式技术体系结构设计师Leo Burstein非常自信地认为一切障碍都将得到清除。Burstein现在是负责解决一些最棘手问题的标准组织EPCglobal的体系结构审查委员会成员。Burstein说,由于很多东西都在开发之中,吉列公司正面临如下的平衡问题:在开发一些可用来在短期内为客户提供支持的战术性利益的同时,如何建立一个灵活性足以维持长期项目的框架结构。 在吉列公司,RFID数据的旅行从软件系统开始,这些软件系统将为每个包装箱和货盘指定一个惟一的电子产品代码(EPC)。EPC将注入内置于标签之内的芯片之上,标签内下侧有一个扁平的薄如刮胡刀片的线圈。当标签进入阅读器的射频识别范围时,它将回应一个含有该代码的信号,于是,数据就被送往EPC中间件进行处理。 一旦沃尔玛公司推广其RFID努力而其他零售商也跟进的话,数据将向瀑布一样大量地涌入那些公司的IT系统。但是,目前的数据量却更象涓涓细流。因此,迄今为止,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零售商要求其供应商把贴有RFID标签的包装箱和货盘发往指定的配送中心,这样,技术厂商还不能获得能够降低其成本所需的临界数量。 由于RFID标签和相关系统很昂贵且近期收效也不是很明朗,因此,现在还没有多大必要在制造点为所有产品贴上RFID标签。零售商只需要知道什么时候发送包装箱和货盘以及里面都有些什么就可以了。其结果就是,大多数供应商可以尽可能晚地在这一过程当中为其商品贴上RFID标签。 吉列公司也不例外,它是参与沃尔玛公司试点项目的8家供应商之一。该公司发往沃尔玛的大多数刮胡刀、剃须膏和牙膏包装箱都是在其伊利诺斯的配送中心贴上RFID标签的。但是,由于吉列公司认为在这一过程当中越早为商品贴上这种标签,好处越多,因此,该公司也启动一个自己的试点项目,在其设在马萨诸塞州的包装地进行“源头贴标签”,也就是在这个地方把EPC标签贴在Venus刮胡刀的包装箱上。 像汽车上的许可证标牌一样,EPC可以以独特的方式识别包装箱或货盘。它使用信息的5个关键部分:公司代码、产品代码、可以独特地识别该物品的序号、可以确定类似于消费品里的不同类型标签的标题、以及过滤值,该值允许公司只读取货盘级标签,而忽略包装箱级标签,反之亦然。 通过在包装地贴标签,吉列公司就可以减少与人工扫描每个包装箱有关的劳动力成本,并控制差错。吉列公司负责Auto-ID技术的主任Jamshed Dubash说:如今,员工们只需在键盘上为每个货盘输入5个关键词条并进行3项代码扫描就可以了。一份商业流程分析显示,一旦所有包装箱都在包装点而不是在配送中心贴上标签,那么,该公司每年将节省25%的运营成本。但是,Dubash马上又补充说:“尽管从运营成本节约当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但是,这是一种协作带来的好处,是与我们的零售商合作伙伴同心协力的结果。我们的分析显示,我们的90%的好处和零售商90%的好处都是来自协作的结果。” 在系统里穿行 Burstein说,吉列公司的EPC数据在一个小芯片上穿行数千英里抵达沃尔玛公司的德州配送中心以及一些购物广场。如果一切顺利,当包装箱和货盘上的标签,在零售商的配送中心或购物广场的战略位置被读取时,数据的到达情况将被自动记录。Burstein说,吉列公司已经可以对来自沃尔玛公司的数据进行访问了,并与该零售商一齐努力,以了解数据的最佳使用情况。 沃尔玛公司的一位发言人称,供应商可以通过其Retail Link网站访问有关数据,网站中的一个仪表盘将提供定制选项。据称,该系统曾在试点项目期间使用过,许多供应商还将继续使用它。另外,沃尔玛公司也已经推出了电子数据交换文档的说明规范,该文档允许供应商在设备对设备的基础上每天接收特定格式的“它们所读取的所有数据”。 Gartner公司的分析家Jeff Woods说,供应商能够看到的数据不仅可以显示产品是何时到达沃尔玛配送中心和购物广场的,而且还可以显示该产品是何时从购物广场的后面移到售货大厅的,因为垃圾压碎机上的阅读器将记录包装箱是何时被压碎的。据Woods称,供应商将要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获得对数据的结构式访问,因为这是它们从RFID获得回报的最有效的途径。Woods说:“从沃尔玛捕获数据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是一个很有效的过程。许多供应商使用一些手工过程来完成这一切。”同时,他指出,它们的补充计划、预测和目录管理系统也需要这些数据。不过,Woods却坚持认为,即使供应商可以获得RFID数据,它们当中的大多数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数据。他说:“它们当中的大多数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如何使用这种存在销售点的数据。” 吉列公司开始设计其体系结构时,出发点是商业需求和后办公室应用。从这个地方出发,该公司要往回走,先到集成层,然后到EPC驱动型中间件,最后到达阅读器和含有数据的标签。该想法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现有商业应用的变更,在RFID技术转换的过程中保护公司,以及生成析取层,这些析取层将通过一系列的复杂接口进行连接。 通过采取面向服务的方式,每个应用都类似于一个Lego积木块,而接口则像把它们连接起来的销子。任何一个积木块都可以移动,而插入另一块。Burstein说:“你可以使用能最好地满足你需求的积木块,如果你需要更换其中的一块,你不需要改变其他的积木块。”吉列公司的体系结构的当前编辑有一个应用层,这个应用层由其数据仓库、出自Provia软件公司的仓库管理系统、以及可以处理数据的其它应用组成。 集成与中间件 集成层位于企业应用层与其出自OatSystems公司的EPC驱动型中间件之间。基于Sun Microsystems公司技术的集成层负责处理中间件与企业系统之间的数据路由,保障信息传送,以及执行任何所需的协议或数据格式转换。 OatSystems公司的中间件负责从阅读器收集数据,每个阅读器每秒钟有可能对一个标签读取数百次,然后,再把数据过滤成单独的信息,从商业过程的角度来看,这些信息具有可辨别的含义。Burstein说,吉列公司目前还正在测试一种设备概念,这种概念将把阅读器、中间件的一些功能以及物理基础设施进行组合,以简化其系统。 Burstein说,与此同时,吉列公司还在努力通过EPCglobal公司对接口进行标准化,最重要的接口就是中间件与企业应用之间的接口。唯一接近于完成的所需接口是标签与阅读器之间的接口。Burstein承认:“说起来真是比做起来容易啊!” Burstein说:“作为终端用户,我们鼓励技术提供商开放其系统,这样,我们就不必建立无法在它们之间交换信息的‘大烟囱’了。”但是,Woods却认为,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之一就是如何确定正在收集的数据的上下文。例如,他说,发货地的阅读器需要弄清楚哪些贴了标签的货盘正在装上卡车以及哪些只是在通往存储地的途中经过此处。 至少在近期,许多供应商只需把标签贴到需要发送给沃尔玛公司的包装箱和货盘之上,而无需考虑调适其系统和商业流程以利用数据。即使吉列拥有Woods所说的“很先进很灵巧的体系结构”,在努力弄清楚如何更有意义地使用数据方面,也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Woods却接着说:“如果哪家供应商能够弄清楚如何使用数据,那么,它一定是吉列公司。” 阅读器里的软件检测并解读包装箱的RFID标签,之后,将数据送往计算机系统。通过使用标签数据,系统向目标命名服务(ONS)发出一份查询申请。ONS是EPCglobal公司的电子产品代码(EPC)网络的一部分,其工作原理与Internet域名命名系统为Web网址命名非常相似。根据内置于标签之内的制造商代码和产品代码,ONS服务器回送EPC信息服务的Internet网址,它拥有关于该包装箱及其内容的其它数据。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有关Venus刮胡刀包装箱的数据是通过使用吉列公司的包装地的阅读器和EPC中间件构成的网络而收集的,之后,数据通过集成层传送至吉列公司的商业应用。 零售商的系统通过基于Internet的安全渠道发出查询申请,要求提供其它信息,该安全渠道可以传送数据并确认零售商查询系统的身份。吉列公司的信息服务通过安全渠道收到查询申请,确认零售商的系统的身份,并根据适用于该特殊零售商的访问控制规定生成一份答复。吉列公司的EPC信息服务使用已建立的安全渠道把该信息回送至查询系统。零售商的系统收到有关该包装箱及其内容的信息,并能在其自己的商业系统里使用这一数据。(end)

昆明蓝痣医院

百色小儿尿床的治疗哪个医院好

南京手癣医院

长春积乳囊肿医院

太原外阴白斑病医院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